文殊舍利

雷最九,九最,枸杞,绮狗。霹雳金光双修,各种BG,BL深坑!

【皇稣/岁八】人间悲喜01

肃二君:

CP:岁八/皇稣


北冥皇渊/鳌千岁x八紘稣浥


 


*两个容颜依旧的老玻璃戏份太少,只能瞎几把写写两人年少时没羞没臊的生活。


*私设鲲鳞覆体设定是有固定几天,天天覆体的话这同人没法写了。


棕球和蓝球谈恋爱,没眼看。


 


 


【壹】


 


北冥皇渊第一次见到八紘稣浥时是在北冥封宇的生日宴上。


——那时的北冥封宇还不是鳞王,北冥皇渊也不是鳌千岁。


他正值志学之年,在诸多皇子中亦有很好的口碑,但因比人提早经历鲲鳞覆体而受到鳞王北冥宣的冷落,所幸皇渊为人和善并未计较这些,照样与他人相处融洽,甚至在一干人等中颇有孩子王的架势。


他手持调羹,慢慢地拨弄着碗里的玉粉翠,眼神不住地往那人身上瞟,一时连身边的兄弟们也无暇搭理。


“那是谁?”北冥皇渊开口问道。


皇子发问自有属下回答,很快边有人接道,“那是慧公主之子,八紘稣浥。”


“哦?”北冥皇渊挑眉,“倒是不曾见过。”


属下颔首一笑,“那孩子生来性格较为内向,除了与身边几名皇族有私交,其他人不曾接触过,据说他连王府也不常出的。”


北冥皇渊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,原来也算名皇族。他兴致更浓,竟大咧咧地直视对方,仔细端详起那人的相貌来。这番举动惹得八紘稣浥浑身不自在,这宴会他本是不想来的,无奈伯父紊劫刀执意要让他来皇宫见识见识,他只得顺长辈之意,避免伯父扫兴。


算起来八紘稣浥是要比北冥皇渊小上一些,这少年生得还算俊朗,剑眉凤眼、肤色较深,一双手颀长秀美颜色好似金箔包裹,平日以长袖遮掩唯恐他人窥见。眼看这北冥皇渊的眼神愈发炯炯,八紘稣浥自当他是瞧见自己这双手,便又将头低了低,袖子向下扯了又扯。


皇族之人照例是要进修念书的。这日正值天朗气清、惠风和畅,虽在海境难以辨出外界的气候,但当北冥皇渊踏出殿外时,只见水波湛蓝、浮光粼粼,不由心情大好。


“真是不想去漱溟居。”北冥无痕在他身后不住抱怨,他向来好武,有这对着满篇学问细究的时间,倒不如去武场跟随武师过上两招。


“身为皇子自是要能文能武,你若又是不去念书,届时父王知晓,又要责骂你。”北冥皇渊好言好语劝着,硬是将北冥无痕带往通向漱溟居的路。


“都说你长了六只手,赶紧亮出来让我们瞧瞧!”


还未行至漱溟居,几人便听见一阵人语,绕过城墙拐弯处,北冥皇渊见八紘稣浥被其他几名一同进修的皇族围着,模样身为仓皇。


“鳞族还有这种怪胎,莫不是外族人的杂种?”


八紘稣浥猛地抬头推了那人一把,“你说谁杂种?!”


对方猝不及防,跌坐在地,抬眼便看见八紘稣浥腹前的异样,遂被吓得手脚并用向后退去,而后伸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喊道,“看、看见了看见了,那……那四只手长在他肚子上!”


说话间,那手竟是倏然缩回去不见踪影,任凭几人对他拉拉扯扯,八紘稣浥仍是竭力弯腰低头躲闪,无奈寡不敌众。


“哎呀——”一人尖叫,“他的手!”随后怪声四起,其他人也发现异常,一边叫喊着一边扯开他袖子,试图看得更为清楚。


八紘稣浥将袖子攥得更为严实,他像只无头苍蝇般惊慌失措,好不容易冲出几人包围,不曾想到迎面便结结实实地撞上一人。


他抬眼望去,适时对上北冥皇渊那双明眸。


其他人见是鳞王之子,骄纵跋扈之态顿时收敛不少,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。


“吵死了。”北冥皇渊的双眸略阖,隐约闪烁着怒意,他将八紘稣浥拉至身旁,看也未看其余的人一眼,冷哼一声自顾向前行去。倏然他步伐止住,回首望向杵在原地的八紘稣浥,沉声问道,“你是要继续站在这里任人欺负,还是跟上来?”


八紘稣浥眼神左右游离,咬着下唇犹豫片刻,见北冥皇渊等人有要离开的意思,慌忙疾走数步跟上他们。


通向漱溟居的路还有一段距离,期间北冥皇渊瞥向身边那仍是未平静下来的八紘稣浥,短叹一声道,“今日吾不去念书了。”


“啊?”方才还在劝导自己读书的兄弟这会儿要逃学,北冥无痕等人面露诧异之色,“你不是向来不逃学的?”


“一两次而已,夫子不会怪罪,若是夫子问起就说我昨夜吃坏肚子,今日腹痛无法出门。”他迅速编个理由,之后不等他人开口,便拉着八紘稣浥一溜烟地顺别的方向跑了。


 


一路上北冥皇渊气定神闲地走着,沿途有巡逻侍卫见了,皆是停下颔首行礼。八紘稣浥跟在他身后,神色带着几分拘谨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虽知道,却仍是拿着强调,背着手走在前面,头也不回。


“八紘稣浥。”对方这样答道,“紘,维也;八紘,乃指天下。稣,可做复苏来讲,浥,则为湿润,又有天下福泽安康之意。”


北冥皇渊只是随意问问,没想到这人答了这样一串,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,只得干巴巴地点点头,“哦……我叫北冥皇渊。”


随后两人又是陷入无休止的缄默,颇有两两相望哑口无言之势。见此,八紘稣浥踌躇一阵,犹豫着开口说道,“今日……感谢你。”


“小事,是那些人欺人太甚,以后你就跟着我,保你不会再受欺负。”讲到这里,他的皇子病犯了,竟还挺挺胸脯,得意洋洋。


 


 


八紘稣浥自是不愿与这些皇子过多掺和,如同外人对他的评价那般。那日过后他也尽量避免与他人接触,更不会去找北冥皇渊,以免其他人说他趋炎附势。


“你这小子,怎么现在连夫子那里都不愿去了。”这日,紊劫刀喝着酒踏入门来,看八紘稣浥正磨磨蹭蹭地收拾书本,不由蹙眉念道,“有谁欺负你么?”


“没。”他简短地回答一句,“近日身体不太舒服。”


“来来,我看看,是在长身体嘛?”紊劫刀大笑,重重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,他向来疼八紘稣浥,这会儿却对他不去念书感到不满,“赶快去念书,男孩子没大事别那么娇气,去去去。”


“伯父,”八紘稣浥收拾好书本,临出门前扭头问道,“海境等级制度,当真这么严苛么?难道——”


“我呔,你这小孩在说什么,这话可不能乱讲!”紊劫刀酒醒了一半,连忙打断他,并推搡着他出门,“快去夫子那儿罢,等下被你娘看见了,又要责备你,快去快去……”


八紘稣浥还想说下去,却被府外一声高过一声的嗓音打断了。


“——八紘稣浥!八紘稣浥你上哪儿去啦!


“八紘稣浥你快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!”


紊劫刀听着外面的声音,摸着胡子猜测着,“这莫不是皇渊那小子……”


闻此,八紘稣浥倒吸一口凉气,抄起桌上的书本便风风火火地出门,将紊劫刀一人晾在屋内。果不其然,甫一踏出府外,他便看见北冥皇渊靠着门口的假山,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,仿佛刚才那催命般的声音与他无关。
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八紘稣浥不由问道。


“奇怪,这偌大海境,本皇子是哪处不能去了?”北冥皇渊不紧不慢地说道,见对方无奈地撇撇嘴,他蹬蹬地上前来拉着八紘稣浥的袖子,一边走一边又催促道,“赶快去上课,今日的课程可不能错过。”


“为何?”


两人的身影愈行愈远,八紘稣浥听他这样说,不由抬头问道。


北冥皇渊正色道,“下午夫子发糕点,去晚了就没了!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喂,我说,你的手这么多,到时候能不能多抢点些?”


“……住口。”


“好好。”






【未完待续】

评论
热度 ( 47 )
  1. 文殊舍利肃二君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涅槃·凤舞肃二君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文殊舍利 | Powered by LOFTER